「我當初應該早一點陪佢去做身體檢查⋯⋯」

「你記得當時伯母有什麼異樣,或者有告訴你她有什麼不適嗎?」

「無呀!她長期以來都有咳嗽,檢查過一直都查不出有什麼。中藥、西醫的方法都用過,最後就一直看中醫諗住慢慢調理身體。其實早在一年前,她因為返新工,公司要求驗身,又X光又抽血又驗大小便。當時一切正常!

今年媽媽五十幾歲,我於是想每年安排她做一次全身檢查。她比較容易疲倦,我還以為是上班辛苦,交通勞累等等。」

「加上她步入更年期,衰退亦是預料中事。」

「我就是這樣想。平日看開傷風感冒的家庭醫生亦著我放輕鬆點。當時還未做身體檢驗,哪知道當她說肚子不舒服時,病情已經踏入晚期不能逆轉。」

「情況轉變得如此急劇,實在是出乎你的想像。甚至連平日照顧開伯母的醫生,在這之前,都告訴你可以放輕鬆的。」

「如果我早點知道⋯⋯可能唔會咁樣⋯⋯應該會好一些⋯⋯」

「你好錫媽媽,好不捨得佢。」

「係呀!所以如果⋯⋯」

「無論幾早知道,人生都總要面對别離之苦。你越是愛她,離别的時候就越傷痛。」

她一邊點頭,一邊在流淚。

「 如果事情可以重頭再來一次,有什麼你想講而沒有講?想做而無做?」

「⋯⋯我不想把工作上的怨氣、怒氣發洩在她身上。其實每次我都知道的,也曾經對她講對唔住,但不到兩天又會重演。媽媽由始至終都無說什麼,極其量只說一句:『嬲對自己對别人都不好。』就行開。」

「情緒來到,成了主人,你自己亦控制不了。說話出了口,接著又內疚,但是又跳不出來。」

「所以知道她有病後,就更加內疚和嬲自己。」

「要掌控到自己的情緒,比較起認錯更難。你想克服情緒?」

「我想!」

「平日你除了回想情緒上來時對你自己,對母親的傷害作為警惕。不妨亦多想你媽媽慈愛的勸勉。當你每次情緒開始上來時,用心諗她所講:『嬲對自己對别人都不好。』你慢慢會一步步,一次又一次克服了一點點。

記得每一次都在心裡告訴媽媽:多謝媽媽,媽媽每一次都會很安慰。當你能夠跨越自己受憤怒情緒控制的死結,將來便能夠更實在的造福同樣陷入這困境的人。」